基督教阿们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感恩见证 >

择偶见证:在婚姻上荣耀神

时间:2018-06-14 11:44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120012 点击:

择偶见证:在婚姻上荣耀神[db:摘要] 在人生的旅途中,从择偶到步入婚姻生活,我经过了漫长的一段路,学习了很多宝贵的功课。
在整个的过程里,我里面最深的感觉,就是我这个人满了天然和意见。但是当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神,完全交托给祂的时候,祂保守我不失脚。
虽然我免不了会犯错,但这个错也是在神的手里;因为我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祂不背乎祂自己,祂仍记念我的奉献。
在十多年前我远从屏东北上,到台北来念书。我的学校离聚会的地方较远,使我无法每天和弟兄姊妹们一起守晨更;但我仍旧蒙主的怜悯,每天清晨六点起来亲近主。
每逢主日,我便享受着甜美的教会生活,和弟兄姊妹们一起享受、一同配搭,与年长的师母们促膝交通;这样的生活使我感觉在地如同在天。联于主的生活,使我深蒙祂的保守。
很多男同学见我和别人不一样,就抱着一个探求的心来追求我,他们经常在学校或宿舍门口等我;而我一概不予理会。因为在婚姻的事上,我始终只有一个祷告:“主啊!愿我在婚姻的事上荣耀你。”
毕业后我可到台东在一所乡下国中教书,因着联于主的生活,使我在附近赢得好名声,于是有不少人前来说媒;那时我天然的人,就藉着一些事显了出来。
在我心日中一直以“爱主的弟兄”为理想对象,记得有一次,一位年长弟兄带了一位爱主的弟兄来我家,而我一看对方那么矮,还没来得及问主,就断然在心里说了声“再见”,同时脸上也不自觉地流露出不礼貌的表情。
事后,母亲和妹妹们都责怪我态度傲慢,这时我才认识自己是何等天然。
虽然如此,我向着主的心仍是认真的,所以祂的手一直带领我。另有一回,台北的师母为我介绍一位当律师的弟兄,他老远从台北赶来看我。
由于他是律师,见了面便口若悬河地向我描述他办案的情形,他得意洋洋地题到一件应该理赔一百万元的案子,如何凭着他的才智,巧妙地反败为胜,为案主省了一百万元。
当时我里面立刻升起一个感觉:“这人不义,我不能与他交往”,于是就把这件事放下了。虽然从外表看来,这位弟兄条件很好,但是我里面的主不啊门,我就简简单单地顺服了祂。
再有一次,经过我弟弟的介绍,也经过双方在主面前的寻求,我开始和一位留学美国的弟兄通信。我们在信中常交通到彼此在主面前的经历,以及召会在各地蒙恩往前的情形。
在交往期间,虽然父亲一再提醒:“你不要这么自信,你还没有见过这位弟兄,怎么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我只有向主祷告:“主阿!你知道我的心,我是完全信托你的。”
交往了几个月,那位弟兄突然中断了来信,我不明白原因,但却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里。过了一些时日,这位弟兄又来信;原来有位弟兄在他面前说了一些不实的话,使他对我产生了误解,后来经过年长弟兄姊妹们的证实,终于拆穿了那中伤者的谎言,于是我们继续交往。
一年之后,这位弟兄学成回国,临行前他一再来信兴奋地向我表示,我们就要见面,并将踏入婚姻的过程里。我快乐地等待着他的归来,所有关心这件事的弟兄姊妹和亲友们,也都为我欢喜快乐。
然而,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这位弟兄回来后竟然音讯全无。事情实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都很纳闷,没有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经过转转的消息,我们才听说这位弟兄的父母和姊妹反对,原来他们还是听信了那位中伤者的谣言,同时也觉得我的条件不能符合他们的理想。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感到非常伤痛、在神的家中,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又当如何面对所有关心我的亲友和弟兄姊妹们?实在太羞辱、太痛心了!我只有不断地在主面前流泪。
有几位姊妹就安慰我:“不要难过,主要你作个得胜者,所以才让你经历这些试炼!”我回去向主哭诉:“主阿!我不要作得胜者,因为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我是这样的信托这位弟兄,然而他却那么地伤害我!主阿,我不要作得胜者,只求你仍和以往一样把天上的喜乐赐给我,否则我就要去跳太平洋了。”
我把心里的话真实而坦诚地告诉主。话才说完,信实的主,立刻给了我一段经节,就是主耶稣教导门徒的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这段话彷彿在我面前敞开了一幅清楚的图画,国度、权柄和荣耀全是主的!我深深地被这幅荣耀的景象所吸引,有说不出来的喜乐自深处涌出。“主阿!我爱你,我切慕你荣耀的国度,我所经历的失败算不得什么,惟愿快跑跟随你!”
在我最伤痛的时候,弟兄姊妹不断在灵里记念、扶持和供应我。据母亲说,许多弟兄姊妹为我迫切流泪祷告。
记得某次散会,有一位八十多岁的年长弟兄走到我面前,他不说一句话,只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而我却深刻地经历到生命的传输,眼泪忍不住流通渠道了下来,又有一次,教会中一对年轻的姐弟来看我,他们以爱唱出:“我知道谁掌握明天,虽今日历经风暴,但我心依然安稳。”我深受激励。
“是的,主!历经风暴我的心依然安稳,因为你掌握我的明天,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我深知,在软弱的时候更需要联于身体,因此,我仍旧参加各样的聚会和服事。
有一天下午我们领国中聚会的时候,教孩子们唱了一首诗歌:“有一位好朋友未见过,却在我灵里常摸着,不断地题醒祂爱我!耶稣是我的好朋友。”唱着唱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实在忍不住了,边流泪边向主悔改:“主阿!我实在不认识你。
无论我遭遇什么,你总是不断地在我灵里题醒着你爱我而我却常误会你的爱,不认识你的手。主阿!虽然我现在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临到我,但我知道你爱我。”
当我这样向主悔改的时候,里面满了膏油的涂抹!我知道主爱我,里面重新满了把握。这事之后,主让我看见撒但的诡计,就是要我离开主和主的教会。
然而,感谢主!祂有保守的能力,藉着这件事表面看来是亏损的事,反而帮助了我认识教会。教会永远是得胜的,无论我经历了什么难处,都不能离开她;因为,她就是主的身体,主经营的对象。一旦我离开了她,就会被仇敌魔鬼所吞吃,惟有联于这个得胜的根基---教会,我才能蒙保守并重新得力。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我一直有个难题未解。当初,我已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主,并愿在婚姻的事上荣耀祂;然而为什么临到我的却是羞辱呢?
有一回,我与一位年长的同工同行,他向来很关心我于是便向人请教这个问题。他回答我:“姊妹,我们所认为的荣耀,跟神所说的荣耀是不一样的。我们所说的荣耀,就是这位姊妹嫁给一位外面条件好的弟兄;然而神所说的荣耀,却是在我们所经历的事上,让祂自己出来了,让祂自己彰显了这就叫荣耀。”
听完这话,我好像被主洗了一下,里面忽然明亮了。我深信主会按着祂自己的方式来成就我的祷告。
年龄慢慢大了,弟兄姊妹都为我的婚事感到着急,有些人题议让我考虑外邦人。我里面感觉不安,但因外面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亲友的安排,认识了一个外邦人,心里却早已打定主意不和他来往。
没想到我回到台北工作,这个外邦人居然追了来。我非常为难,也开始感到困惑:“我是不是错了?到底能不能接受外邦人?”我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再凭天然行事,就迫切地向主祷告,求主在这件事上,显明祂的旨意。
祷告完的第二天清晨,主给了我一首诗歌:“活着为耶稣,只望能单纯,所有的一切,都求祂喜悦。”当时,我里面欣喜又明亮。是的,活着不为别人,活着不为婚姻,活着只单单为着耶稣;我们所经过的一切,不是要计人的欢喜,乃是要计主的喜悦。
于是,我就安然地把这件事放下了。这个时候拒绝别人,不再像以往那样傲慢;我写了一封信给对方,说明了我的情形。据母亲说,事后这信年轻人也得救了。
藉着主的话,我仍然天天享受祂,过正常的教会生活,婚姻不再成为我的压力,反而成为我经历基督的凭藉。当我再为婚姻向主祷告的时候,就摸着婚姻不仅关乎我个人,更是关乎神的见证。
这时师母为我介绍一位弟兄,我对主说:“现在不是我单独跟这位弟兄见面,乃是你带着我去。”于是,我轻松自在地和主一起去,人就自然敞开,不像以往那样满了自己的意见。
结果,我跟弟兄交通得还不错,只是觉得他不太好看;然而,主给了我一句话:“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我就说:“主,如果你阿们,就让我下次看到他的时候,觉得他好看。”果然,以后再看到他,就觉得他满好看的。
弟兄第一次打电话来,就邀请我一起追求生命读经。这样的邀请深得我心,使我一点不觉得自己是在约会,反而觉得很享受主。事后我和带领的同工以及年长的弟兄姊妹交通,他们都觉得我们很合适。
既然教会印证了,我们就很快地结了婚。新婚不久,我们回到某某教会,弟兄姊妹欢喜快乐地为我们预备了一次盛大的爱宴,在那次爱筵里,一直在爱里扶持着我的弟兄姊妹们踊跃地起来交通,多人见证这对婚配是神亲手成全的。
其中一位年长的师母,也是和我一起经历这段漫长过程的同伴,她站起来说:“姊妹,在你经历婚姻的这段过程里,我认识了一件事,就是只要神的手,不要人的手。神有神的时候,人的手只会加增苦难。今天这对婚配,我实在看见神的手出来了。”
她又说:“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造地的耶和华而来。”我们的帮助不是任何的人、事、物而来,乃是从我们的主而来。”
在神荣耀的家中,在众弟兄姊妹的见证和祝福声中,我彷彿听到主对我说:“这就是你的祷告。你不是说,要在你婚姻的事上荣耀我?现今我已经荣耀我自己了。”
在泪光中,一首诗歌自心底涌出:“一事我所知,祂永不会错;一事我所做,要将祂得着,一天过一天神是我所要,至终的赏赐,神作我荣耀。”

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