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其他类别 >> 见证文集 >> 内容

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时间:2009-4-10 11:10:48 点击:7145

  核心提示:一、信主前的我  我出生在祖国西南的一个平凡的工人家庭,和中国传统的老百姓家一样,家里若有个天灾人祸,母亲就会去求菩萨保佑。对于基督教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1981年我考上了一军医大学。进校没几天,学校组织看电影,电影的名字叫《霓虹灯下的哨兵》和《白求恩大夫》。我当时心里很抵触,心想,都什么年代了...
一、信主前的我

  我出生在祖国西南的一个平凡的工人家庭,和中国传统的老百姓家一样,家里若有个天灾人祸,母亲就会去求菩萨保佑。对于基督教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1981年我考上了一军医大学。进校没几天,学校组织看电影,电影的名字叫《霓虹灯下的哨兵》和《白求恩大夫》。我当时心里很抵触,心想,都什么年代了还看这种老掉牙的电影,听这种老一套的说教,就没有去看。后来被大队政委发现,挨了一顿批评,还违心地写了一篇检查才过关。

  军队规定晚上10点半就上床关灯睡觉,早上要出操跑步。而我经常偷偷独自一人跑到洒满月光的山坡上去沉思、遐想。我常常痛苦地思索着:我以后的人生道路应该怎样走?我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今后的一生就要在充满病人的呻吟声和来苏水怪味的病房中度过吗?我学医是为了救死扶伤,但人总是要死的呀,那些垂死的病人,我能用医术让他(她)多活几天,几个月,但他们活得快乐吗?幸福吗?有时看到解剖室里躺着的一具具尸体被我们任意地肢解、切割,我感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空虚和苍白,这难道就是我们死后的结局吗?这难道就是莎士比亚称颂的“宇宙的精灵,万物的灵长”的人类的归宿吗?高贵神秘的人在我们医生的眼中成为一滩血、一块肉、一堆乱七八糟的神经,而我还要花五年时间来背这些血管、神经的走向、功能,真是无聊、荒唐。

  由于学习目的不明确和对人生价值的虚无感,造成了我对军队生活的痛恨和专业学习的厌倦。好不容易熬了三年半,时值中国对外开放之初,西方的各种思潮随着科技、文化和经济的交流涌进了长期封闭的国门,也渗透进了封闭的军队。彷徨中的我对于这些所谓“新思潮”欣喜地全盘接受,从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到佛洛姆的《逃避自由》,从休谟的《人性论》到尼采的《权利意志》。他们高举人本主义的旗帜,弘扬个人奋斗的精神,强调人的价值和尊严,向传统的“螺丝钉、小草”的理论发起了挑战。我从这些西方哲学大师的身上,以为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方向,找到了与社会、环境抗争的思想体系和价值结构。当时,国内的各种文艺思潮也如雨后春笋般到处涌现,“伤痕文学”、“知青文学”中揭示的“文革”中知识分子的悲惨遭遇深深地触动了我,令我愤愤不平,而北岛的《我不相信》,顾城的《眼睛》等诗歌中表现出来的一代青年的觉醒意识也强烈地感染了我,使我热血沸腾。我不愿意我年轻的生命消耗在这无聊的早操队列中,更不希望我远大的理想浪费在这枯燥的死记硬背的学习里。

  一场意外的悲剧,更促使了我下决心离开这个学校。1981年我和我高中同班的一位女同学一起考进了这个学校,这个女同学高中时就喜爱文艺,学习成绩也很好,本来完全可以读清华、北大的,但由于父母都是部队医院的,又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觉得放在部队上学习放心一点,毕业时也好有个照应,就让她报了军医大。但这个女同学也是天性不喜欢学医,仍然热衷于文学、艺术。结果,在部队的文艺演出中和一个天津的男同学淡上了恋爱。由于面对很多压力,恋爱中产生了矛盾,那个男同学竟然把她给杀了,后来那个男同学也被抓住给枪毙了。看见自己身边熟悉的两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感慨万千。我毅然决然地决定退学,为了我残存的一点理想和尊严。

  1986年我改考文科,考上了一文科大学。刚入校感觉还不错,由于是文科大学,管理比较松,我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去听课、看书,再加上自己在班上年龄偏大,社会阅历也比他们丰富,自然受到班上一帮小姑娘的尊敬。但同学们幼稚的面孔下面,我感到的只是麻木、冷漠和不理解,没有主的人生是寂寞,无聊的,无论我在现实生活中感觉多么好,但每当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徘徊在空旷的操场的时候,一种对宇宙无限的迷茫感,生命虚无的惆怅感便油然而生。因为人生的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读历史,历史深处是迷茫,我读哲学,哲学尽头是虚空。有时只好和几个同乡喝点劣质啤酒发泄一下,再将啤酒瓶扔到走道的水泥地上,在那“砰”的一声中找到些许快感。当时的荒唐逻辑是:不考虑生命的意义,只在乎生命的过程,按照尼采的哲学:既然生命是一杯苦酒,那就让我们有滋有味地品尝完这杯苦酒,也不失生命的悲壮和凄美。按当时流行歌曲的说法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还是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先及时行乐吧!等毕业了再想办法出国,去享受人家的物质文明。

  在我六神无主、自我麻痹的那段日子里,感谢上帝让我在网球场上认识了一位斐济的留学生,她叫玛丽。当时出于想练听力、口语的需要,我们中国学生经常和一些外国留学生交朋友,和他们在一起聊天。1989年春天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玛丽邀请我到她们宿舍。我到了后才发现满满一屋子人,有白人,有黑人,有金发碧眼的女郎,也有温文尔雅的绅士,大家都拿着一本书(后来知道那就是圣经),有人念一段,然后谈一下(后来知道这是查经,分享),然后大家一起低头祷告。有几个人甚至跪在地上,两手高举,一边祷告,一边泪流满面。祷告完后,大家又一边弹琴,一边唱赞美诗。我当时听力不是很好,不知道他们在对着空气讲什么,更不理解这些平时嘻嘻哈哈的留学生,怎么在这儿一会痛哭流涕地祷告,一会又手舞足蹈、欢天喜地地唱赞美诗。当时总的感觉就是宗教这个东西很神秘,赞美诗很好听。活动完后,玛丽送给我一本印刷精美的英文圣经,还有几盒英文布道的磁带。我表示回去要好好研究。

  以后的星期六晚上,我只要没有重要的事,一般都会去玛丽那儿聚会,主要是想去学外语,再就是觉得这些基督徒都很友善,愿意和他们交朋友。有时星期天,玛丽她们还租个面包车带我到一个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家里去做礼拜。但由于当时聚会的动机不纯,英语听力也不太好,对福音的了解只是皮毛。

  二、信主的经过

  上帝并没有撇下我不管,他让我经历苦难,是为了磨练我的意志,他让我们遭遇的必不过于我们所能承受的。“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传道书3: 1)“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传道书3:14)正当我身心皆已疲惫,出国无路,报国无门之际,上帝就派他的仆人高弟兄来寻找我们一家。高弟兄因为和我爱人都在一个办公室上班,所以有机会认识了。那是1999年的一个夏天,高弟兄把我们接到了他家。从此,我才开始了真正深入地了解福音。

  高弟兄诚实的面孔,浑厚的嗓音,一下子让人感到很温暖,很值得信赖。还有他家丰盛的晚餐,温馨的气氛都吸引着我去他家聚会,查经。高弟兄在向我传讲福音的同时,还给了我很多介绍福音的书和与我有相同经历的弟兄们讲见证的磁带、录象、VCD。由于这么多年我都在苦苦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寻求唤醒人民的真理,但过去都是用人的办法,凭着自己的血气行事,所以处处碰壁,灰心丧气。而且,我思想中的迷茫和困惑在中国传统的儒、道、释文化中始终找不到答案。儒家叫我们“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太过中庸、无奈;道家叫我们“清心寡欲,无为而治”太过玄妙、消极;而佛家则叫我们“打禅修行,遁入空门”更是一片虚空。如今,在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后我重新听到上帝的救恩,倍感亲切,我隐约感觉到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救亡之道,重生之道。我如饥似渴地吸收着福音的道理,恨不得一下将它弄明白,马上用它来普救众生。

  刚开始,由于人的软弱和我从事的工作的辛苦,我有时聚会中还打瞌睡,但我不管刮风下雨,春夏秋冬,基本上坚持每个星期三都去高弟兄家查经,听道。我不断地祷告神,求他赐给我力量,去克服生活中的困难,灵里的软弱,也求圣灵做感动的工作,赐我一颗顺服、谦卑的心来聆听这美好的福音,让我尽快明白神的道。由于我所受的无神论的教育背景和我过去片面接触的都是西方人本主义、人道主义思潮,所以,我虽然接受了圣经的很多道理,如“劝人为善,彼此相爱,宽容怜悯” 等,但我的理性对“人的有罪性,耶稣基督死里复活,神七天创造世界,耶稣的宝血洗净、遮盖了我们人类的罪”这些道理还不能完全理解和认同。但“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加福音19:10)他通过他的仆人薛弟兄不厌其烦地耐心讲解,深入浅出地娓娓道来,既谈救恩的道理,也谈真实的见证,其渊博的学识,雄辩的口才,最主要的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上帝的爱让我感动,让我信服。慢慢地,我觉得圣经上的话不是那么抽象,枯燥和不可思议了,听福音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是碍于情面,被动接受了。弟兄、姊妹在一起的交通、祷告也变得亲切自然,其乐融融了。我开始盼望每周星期三的聚会,盼望听到薛弟兄的讲道和教会里的交通,也开始喜欢高歌赞美诗和朗读圣经,觉得赞美诗的旋律和歌词都是那么优美,圣经的语言是那么的言简意赅,简单明了,又充满了智慧、奥妙和真理,真是微言大义。

  过去,中国由于没有符合上帝旨意的终极价值标准,在引进西方的民主、自由、科学、文化的同时,也接受了他们中一些丑恶、卑劣、腐朽的东西,如吸毒、嫖娼、同性恋等。我深深地认识到我们学习西方并不只是一些技术层面上的东西,关键是要了解、掌握他们文化中最关键的核心,他们的价值体系,思想根基,而这些都蕴涵在基督教文明中,都启示在《圣经》这本人生的教科书里了。基督教不是空泛的说教,抽象的哲理,而是新鲜活泼的生命之道。上帝真真切切地看顾我们每一个人,“因为耶和华你们的神有恩典、施怜悯。你们若转向他,他必不转脸不顾你们。”(历代志下30:9下)

  过去,因为人的骄傲、刚硬,我藐视神的存在,悖逆神的管教,凭着自己的血气去和社会抗争,结果,碰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冷漠的内心又裹上了一层仇恨的外壳,心灵被封闭的自我、堕落的罪行所捆绑,束缚,成为恨的奴隶,无法自拔。而今天,神通过这些弟兄姊妹把福音传给了我,我得以认识了真理。我在宇宙的创造者面前谦卑地俯伏下来,认罪悔改,完全地敞开心门,真诚地接受主的拯救,听从主的呼召,承认他的权柄,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主拯救了我,“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提多书3:5)

  三、信主后的我

  耶稣基督为我们人类付出了他宝贵的鲜血,而我们要付出的只是我们的信心。因着信,如今我们就能坦然无惧地来到耶稣基督的面前,享受神丰富的慈爱,将我们的劳苦愁烦全都交托给主,他会使我们得安息,给我们安排今后的人生道路。有人说,基督徒要为自己的下一口呼吸感谢神。是的,我们的头发都被神数算过,还有什么困难神不帮我们担当呢?信了主以后,我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先求靠上帝,如是好事,就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如是坏事,就牢记传道人说的: 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神让我们经历患难,是为了磨练我们的意志,让我们更加仰望神,更加恒切祷告,求主保守,求主帮助。

  2001年6月10日,我离开了我朋友办的装修公司。因为我觉得干装修太忙,太累,回到家就想睡觉,根本没时间看圣经;早上、晚上的祷告由于匆匆忙忙,而流于敷衍,应付。根本不是一种和上帝灵里的交流,也享受不到上帝爱的甜蜜。于是,靠着对上帝的信心和真诚的祷告,我决定离开这个公司,我坚信上帝会引导我前面的道路,不管是属灵的争战还是尘世的奋斗。

  刚开始,我还有一点担心,万一离开原单位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怎么办?房子每月要付银行贷款,女儿要学钢琴,上幼儿园,这些都需要钱。但上帝永远是信实、慈爱的,他从没让信靠、跟从他的人缺乏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除了祷告,就是在家看圣经,顺便看看朋友。但上帝知道我的所需,他感动我的朋友找到我,要我给他们家简单装修一下,而他家离我家就隔一条街,很近。我就去看了一眼现场,作了个优惠的报价,剩下的工作我就叫我的内弟带着我原来的工人去干就行了,并不耽误我很多时间,而得到的报酬跟我每天上班一样多。而且,这个朋友家刚装修完,他的朋友家刚好拿到钥匙也要装,地点就在他家楼下,这样,我下个月的费用也解决了。哈利路亚,赞美主!我们的主真的是又真又活的主,他总是不多不少,不早不晚地按时供应我们所需,借此也操练我的信心,学习顺服的功课。我不禁想起了《神的应许歌》的副歌“神却曾应许: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试炼得恩助,危难有赖,无限的体谅,不尽的爱。”

  信主后最大的改变是家庭生活的改变。像中国绝大多数家庭一样,我们没有信主之前的家庭生活充满了矛盾、摩擦和不信任。现代社会花费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在工作、事业中,而工业化大生产的社会分工使得我们在工作中更多感受到的是压力和挫折感,回到家后很难有好心情去和爱人交流感情,更难得有兴致去追求生活中的浪漫情调,一切都变得很现实,很冷漠,很沉重。就在薛弟兄通知我写见证准备受洗时,我妻子为了一点小事突然就和我生气,而且矛盾逐渐扩大化,而我们没有听从上帝的教诲,只是凭着人的血气自己去解决,三句话不对头就争吵,摔东西,写离婚协议,结果家庭的缝隙越来越大,伤口越来越深,矛盾越来越激化。要不是慈爱的上帝看顾我们一家,派教会的弟兄、姊妹和薛弟兄夫妇来我家劝导我们,用圣经的话来教导我们,我们家就可能坠入破裂的深渊了。从那以后,我们一家人坚持每天的感恩和祷告,用圣经的原则来指导我们家的生活,让上帝在我们家做主,掌权。每当遇到生活中的困难和家庭里的问题时,我们先想到去祷告上帝,看圣经里是怎么教导我们的,然后再按上帝的旨意来解决。过去,我们的罪性隔绝了我们与上帝的交通和来往,就像我们的骄傲、自私、顽梗拦阻了我们夫妻之间的交流一样。现在知道,我们要顺服上帝,尊上帝为大,以一颗谦卑、悔改的心来到上帝面前,求上帝掌管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家庭生活才会稳定,夫妻生活才会和睦,我们内心的重担才能得释放。顺服是婚姻生活中消除摩擦的润滑剂,顺服也是我们信仰生活中清除傲慢的吸尘器。“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过去我们自命为自己生命的主宰,狂妄自大。“从来也没有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当我们处在这种状态时,我们就叛逆了创造我们生命的上帝,而以自己为生命的本源,以自己为万事的中心。回顾自己的过去,我不能不俯伏在神面前承认自己是一个罪魁。在我的生命宝座上,从来没有为神留任何位置;就是在信主之后,很多时候我们生活中遇见困难,工作中产生压力,我常常想到的也是凭自己的能力、关系、金钱去解决,而不是依靠神、仰望神。

  过去只关心神能否满足我肉体的需要,现实的需要,求神能帮我找一个好工作,帮我找一个好太太,让我多挣点钱,求神医治我的疾病等等。悔改信主以后,我更关心的是人的灵魂得救的问题,我死后的归宿问题。我信的是耶稣,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他能赐予我新的生命,给我永生的盼望,有了他我就有了一切。我关心的不再是耶稣行的神迹,不再是耶稣给我现实的好处。耶稣行神迹是表示他是神,他有医病赶鬼的能力,他有让暴风雨平息的能力,他有让水变成酒的能力,他有让死人复活的能力,但这些都不是目的。耶稣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不是为了来行神迹,搞表演,他是来拯救我们生命的,是来洗净我的罪,使我能与上帝和好。我相信耶稣,就要认罪悔改,心思意念归向上帝,接通生命的源头。

  我们活在一个有罪的世界中。世界腐朽的文化给我们灌输的就是错误的价值观,我的生命一生下来就被打上了罪的烙印。就像我们看的中国传统的武打小说一样,里面的人物一生下来就带有上一代的仇,长大了的人生目的就是要复仇,报仇,冤冤相报,生生不息……又像好莱坞电影里渲染的色情、凶杀、暴力一样,现代人却争相效仿,欣赏。我们的社会已经丧失了起码的良知和道德感,马克思庸俗的唯物主义和中国浅薄的实用主义相结合产生了不问终极价值的 “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猫论。我们的社会已经把同性恋叫做个性解放,把弱肉强食叫做适者生存的进化法则,把基督教的谦卑、宽容叫做奴隶的生存哲学,把官场上的溜须拍马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的社会价值观一片混乱。罪恶就像那疯狂生长的藤蔓,纠缠着我,包裹着我,靠着自己,我无法摆脱这深深地植根于我的心灵之中的罪。

  悔改信主后,我的灵魂苏醒了,我对过去所犯的罪敏感了,我认识到了天父的慈爱和自己的悖逆。我明白了我们生活在上帝怜悯中,靠我自己绝对不可能承担起自己的罪,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担得起。是上帝,“使那无罪的,为我们成为有罪”(哥林多后书5:21),而那“无罪的”既是完全的上帝,也是完全的人,他就是主耶稣基督。

  过去逛逛舞场,泡泡酒吧我觉得是一种时尚,现在再去就觉得到处充满了情欲的挑逗,酒精的诱惑。把时间耗在这种地方,简直觉得是在浪费生命。我现在的生活目标就是讨神喜悦,我每天祷告求神洁净我的心思意念,让我所做所行都在上帝的旨意中。

  在旧约时代人类讲公平原则,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新约时代则超过了公平原则,那就是爱的法则,恩典的法则,那就是不管对方好不好,我都要以爱心来对待他,甚至要像马太福音5:44节所教导我们的:“要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是从天上来的声音,人世间不会有这种声音,我要以耶稣为榜样,努力回应这种呼唤,用爱来宽恕我的仇敌,用爱来拥抱这个天父为我们创造的世界!

(章程 中国大陆基督徒)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基督教阿们网书籍(www.1amen.com)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verved.
  • Email:114736344@qq.com 站长QQ:114736344 吉ICP备050065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