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修书籍 >> 研经注释 >> 内容

第十二章 国分南北

时间:2009-4-11 22:05:55 点击:2521

  核心提示:第十二章 国分南北圣经导读:王国方裂:王上十一~十六28,代下十1~19巴力的影响:王上十六29~十八章作恶的亚哈:王上十九~廿二,代下十八章以利亚的服事:王上十七~十九,王下一~二章以利沙的服事:王下二~十三21以色列国分裂  所罗门的统治期相当长,为期有四十年之久,当他继承国位时,他的父亲已为他...

第十二章 国分南北

圣经导读:
王国方裂:王上十一~十六28,代下十1~19
巴力的影响:王上十六29~十八章
作恶的亚哈:王上十九~廿二,代下十八章
以利亚的服事:王上十七~十九,王下一~二章
以利沙的服事:王下二~十三21

以色列国分裂

  所罗门的统治期相当长,为期有四十年之久,当他继承国位时,他的父亲已为他奠定了美好的根基,又有神特殊的应许,赐给他智慧、财富和尊荣,他若对神忠心到底,地位可能会更显赫,可惜他没有至终忠于神的旨意与方法。一方面他任由外邦异教传入以色列,奢侈及拜偶像的恶习,使人心的道德衰落,造成以色列民对耶和华神的信仰,成为一种徒具仪式的宗教。另一方面,所罗门因需要维持庞大的国家经费,更进行了许多巨大的建筑工程,导致税赋加重,百姓因为不堪负担,而引发不安与革命。

  在这种情况下,神向所罗门发怒,并定意要收回所罗门的国度,只余留一部份给他的儿子(罗波安)。并且,神又兴起外族与以色列人为敌,以东和叙利亚都发生了叛乱,以色列的版图开始缩小了。

  所罗门死了以后,他儿子罗波安继位,这对犹大支派固然是顺理成章,但当罗波安往北方各支派,接受他们的拥立时,北方支派便趁机向他请愿,盼能要求减轻劳役。罗波安有一班年长的臣子,劝他顺从民意,但他不听老人言,反倒听信一群年轻人的谗言,威胁要加重人民的负担,于是北方的支派便群起叛变,并拥立耶罗波安为王,正应验了神要惩罚所罗门家的预言。从此以色列国便分裂为南北两国,北国称为以色列,拥有十个支派,南国称为犹大,只包括余下的犹大和便雅悯支派。

  在所罗门离世之前,神已藉先知亚希雅预言,要拣选耶罗波安作北方十个支派的王(王上十一26~46)。分裂之初,罗波安曾招聚大军,意图夺回失地,但遭到神的仆人拦阻,在在都显出这次分裂乃是出于耶和华(王上十二21~24)。

从神来的惩罚

  为什么神容许他的子民分裂呢?基本上这是一个惩罚,神把十个支派从所罗门的儿子手中夺去,固然是因所罗门背约敬拜别神。但神仍记念与大卫所立的约,所以仍然为大卫的后裔留下产业,这便是西乃之约与大卫之约在外表上的一种矛盾。西乃之约要求立约者守诫命律例,大卫的约则好像神是无条件地祝福大卫的家。其实两者并不冲突,因为西乃之约中有应许,而大卫之约中也有公义的要求,只是以色列人只抓住神对大卫家的应许,却忘掉了人当尽的责任,慢慢把对耶和华的信仰变质为隆重的祭祀礼仪,失却了宗教的实质意义,结果改变了神子民的命运。

  不过,神惩治他的子民,并不表示他的救赎计划就此停止了,或者失败了,就如神藉着亚希雅说:「我必因所罗门所行的,使大卫后裔受患难,但不至于永远」(王上十一39),神的救赎计划最后仍要从大卫的后裔中展开,只是神因以色列的悖逆,将救赎计划的方向暂时改变了。

私设祭坛敬拜

  耶罗波安登基后,由于他对神的信心软弱,犯了神眼中看为极重的罪,他为地方的百姓另设祭坛敬拜(王上十二26~33)。因耶路撒冷在犹大的境内,而圣殿又是设在耶路撒冷的城内,每逢这节日,民众按例要往圣殿敬拜献祭,如此北国的以色列,更无法抓住民心。此外,圣殿的祭礼包括庆祝神与大卫所立的永远之约,这约宣布大卫家才是神所立的王。换句话说,罗波安才是正统的继承者,这对耶罗波安的王位自然构成严重的威胁。为要提供人民另外一个献祭的地方,以作为政治和宗教的联系中心,就分别在以色列境内的南北两端,设立了两个圣坛,南端的设在伯特利,北端的设在但,因此耶罗波安树立了金牛犊的像作为表记,他的心意,仍然是为要敬拜耶和华,只是采取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和敬拜。

  耶罗波安更私定节期,代替法定的住棚节,将守节的日子延后一个月,与耶路撒冷在七月的节期竞争。由王自己亲自上祭坛献祭,并向牛犊烧香,与其说这是敬拜耶和华,不如说是政治的手段,宗教只不过为政治服务而已。他引导国民敬拜牛犊,使得真正的崇拜与异族宗教相混杂,他的一切所行在神眼中均被视为恶。当然,人民对耶罗波安所设立的国教产生反应,也显露出他们以前对耶和华的敬拜,是外表多于实质的。

耶罗波安遭责罚

  因此,神不久就差遣使者指责耶罗波安,预言耶罗波安众祭司的尸骨将被烧在坛上(王上十三1~3),而耶罗波安的手也因受罚而枯干了,经过使者的祈祷后,神才使他痊愈。后来耶罗波安又差遣妻子询问先知亚希雅,关于儿子的重病能否痊愈,因他认为亚希雅曾预言他的当政,现今应依然拥护他,然而他发觉神的先知并不希罕王室的恩宠,并且不计后果,只宣告神的真理。正如先知所预言的,他的孩子病逝(王上十四1~17),后来全家遭受继承者巴沙的剿灭。

  以色列分裂的结果,无疑大大的削弱了双方的国势。以色列和犹大都忙于处理内部的问题,于是在大卫王朝时期,臣服于以色列的外族便纷纷乘机谋求独立,东北的亚兰、西南的非利士、东方的亚扪、东南的摩押都在短期之内,脱离以色列和犹大的控制,其中亚兰更在一个世代之内,迅速崛起,成为以色列的严重威胁。

南方犹大国

  从主前九二二至八七六年,以色列一直处于内乱的状况,经过大约五十多年之间,三次更换朝代,最后才由暗利把局势稳定下来。同期的犹大,则以王位承继的方式发展下去,先有亚比央承继罗波安,再有亚撒接续亚比央。亚撒在位的时候,向耶和华存诚实的心,除尽国中的偶像。在废去他的祖母玛迦太后的位子之初,以色列与犹大互相仇恨、彼此争战,但到亚撒晚年,争战止息,犹大国也踏进了一个比较安定的时代。

北方以色列国

  北国在暗利登位之后,国势重新兴旺起来,政治上的成就相当不错。在暗利及他的儿子亚哈统治期间,以色列与犹大修好,与腓尼基人交往,征服摩押,又击败亚兰。不过,最重要的,是暗利为了与推罗结盟(推罗是当时一个很繁荣、富裕的城市,以国际贸易著名),于是叫儿子亚哈娶了推罗的女儿耶洗别,这种联盟与随之而来的联姻,在当时看似明智之举,其实后来证明是严重的错误,因为它开启了以色列人崇拜巴力之门,也加速以色列信仰的早日崩渍。

先知的事奉

  此时神在他的子民中间掀起了庞大的先知运动,伟大的先知前仆后继的涌现出来,维护纯正、专一的信仰,并向神的百姓宣告他对以色列的心意。

  其实先知的制度早就存在,先知最主要的工作是神的代言人,亚伯拉罕也被称为先知(创计7)。摩西代表神向法老和以色列人说话,故也被称为先知(申卅四10)。后来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由于迦南是个敬拜异教邪神,又充满迷信和行邪术之事的地方,以色列人必在宗教上面临很大的诱惑,所以神应许要兴起先知,作他们的引导。

  在士师时代的末期,神兴起撒母耳作以色列的先知,渡过非利士人威胁的危机,坚定各支派对神的信心。以后,更有先知学校的出现,这些先知们,常常受灵感动说话和歌颂神,他们的门徒,便发展成为后来的『先知』。

  王国的建立,构成了对神权统治的威胁,先知便成了神权统治的维护者,保持神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使信仰不致被压在国家的组织底下。因此当大卫犯罪时,先知拿单敢于当面指责他,提醒他要遵守耶和华的诫命。

崇拜巴力的污染

  但从所罗门起,以色列人的信心便逐渐建立在政治手段上,及至耶罗波安,只是在奉他的名把民众统一起来罢了,注重外表的祭祀、礼仪多于心灵的实质意义,更是口头的承认多于内心诚实的敬拜,对耶和华的敬拜已经与迦南异教并无两样,或者说已被巴力同化了,这是神预先警告以色列要避免的。

  现在亚哈更得寸进尺,不但顺从妻子耶洗别的主张,要把对巴力的敬拜带进统治阶层,连事奉巴力和亚舍拉的先知也享受到官员的地位,简直就是对耶和华信仰的进一步否定,耶洗别更施加压力,杀害耶和华的众先知,这在以色列可说是史无前例。有些先知在各种压力下甘心屈服,只讲一些王喜欢听的话,不再对神效忠,但神却兴起先知以利亚,作为抗拒巴力危机的主要人物。

先知以利亚

  他反对耶洗别所倡的巴力崇拜,第一个行动是向亚哈宣告:神固为厌恶这种新宗教,将降下饥荒以做为惩罚(王上十七1),以利亚分别在基立溪旁及撒勒法寡归家两地躲避亚哈(王上十七2~16)。经过三年零六个月,他再接神的指示,重现于亚哈面前,并在迦密山安排一次竞赛,目的是要证明耶和华或巴力谁才是真神?在事奉巴力的众先知面前,唯独耶和华降下火来,他在当日大声地警告那些拜偶像的百姓,不单要口称耶和华是真神,更要以行动证明—胁助灭尽所有的巴力先知(王上十八16~40)。原可趁此机会扭转百姓,归回真神,却因以利亚本身的软弱,而破坏了整个局势,当耶洗别恐吓他时,他竟自逃跑。后来神在何烈山谴责他,也坚固他,再差遣他返回以色列(王上十九15~16),训练另一位接棒人——以利沙,他顺命而行,两人同工约廿年之久,继续对抗宗教与道德的腐败。

先知以利沙

以利沙的传道生涯,始于约兰,经过耶户、约哈斯而死于约阿施时,为期约五十年,较以利亚更长,他的主要工作之一是训练年轻的先知(王下二3~7,15~18,四38~41,六1,八1)。可能以利亚在吉甲、伯特利创办了学校,以利沙接续并扩展,训练他们执行真先知的任务。两者的个性也不同,他的性情较沉稳,少有戏剧性的事奉,他行的许多神迹是帮助、医治和释放他所接触的百姓。又一方面斥责君王对神的不忠,和对神律法的漠视,另一方面却也协助王对抗外敌,尤其是亚兰的威胁。直到公元前八四二年,以利沙差遣门徒膏立一位名叫耶户的将军为王。耶户革命成功,并进行宗教大整肃,杀了耶洗别,又杀尽以色列地巴力众先知,巴力危机终告一段落。

  同期的犹大,也受到巴力崇拜的困扰,一直到公元前八三七年,大祭司耶何耶大扶助年仅七岁的约阿施登基,拆毁巴力庙宇,并把巴力祭司处死,才保存了宗教的纯真。

  但北国的耶户,虽然灭绝了巴力,却也不是专心事奉耶和华,在他的统治下,并没有尽心遵守神的律法,以色列境内其他的异教风俗,并未受到制裁,仍旧是换汤不换药。以色列国仍然活在神的忿怒底下,及至外敌加强,先有亚兰,后有亚述帝国兴起,以色列的处境岌岌可危了。

研读回应

1.所罗门做了什么事,致使神任凭王国分裂?罗波安对这次分裂又当负什么责任?
2.耶罗波安在但和伯特利设立新敬拜中心的原因?
3.亚哈犯了什么特殊的罪?带给以色列人什么影响?
4.试分析以利亚陷入灵性低潮的原因?基督徒若陷入此光景,当如何面对?
5.从以利沙的诸多记载中,找出先知应具备的条件?

参考图表:先知的三个时期(表七)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基督教阿们网书籍(www.1amen.com)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verved.
  • Email:114736344@qq.com 站长QQ:114736344 吉ICP备050065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