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修书籍 >> 问题解答 >> 内容

基督徒的经验真实吗?

时间:2009-10-21 17:03:04 点击:2258

  核心提示:.Bvd627 { display:none; } 基督徒对怀疑者提出的挑战是:'你们要尝尝,便知道他是美善 如果你相信那座台灯具有你们神一样的属性,你就可以从它得到同样的感应。一位年轻的法科学生这样说。这个怀疑者告诉我的,乃是千万人的感觉--基督徒的经验完全是个人的,又是主观的,它...
基督徒对怀疑者提出的挑战是:"你们要尝尝,便知道他是美善

"如果你相信那座台灯具有你们神一样的属性,你就可以从它得到同样的感应。"一位年轻的法科学生这样说。这个怀疑者告诉我的,乃是千万人的感觉--基督徒的经验完全是个人的,又是主观的,它没有客观的、外在的、普遍的真实性。

这个观念的前提是,心智有无限的合理化的能力,而相信神乃是愿望的满足而已,对于成年人,它乃是退回到我们对父性形象的需要。

不管有没有说出来,这个假定认为,基督教的存在是为了那些感情残废、需要拐杖才能走完人生道路的人。

有人认为,基督徒的悔改,像法西斯分子和共产党徒所用的方法一样,乃是藉着洗脑以致被诱导的心理经验。布道家就是一个控制心理的人,向听众施以轰炸之后,听众即成为他的掌中之物,只要他在适当的时间,用适当的方法邀请他们决志,他可以使他们去作任何事。

有更甚者,他们认为基督徒的经验有时是绝对有害的。有不少学生信了基督之后,就会被他们不信的父母强迫去看精神病医生。"请看精神病医院里那些宗教疯人,那是他们的宗教使他们进到那里去的。"有这种思想的人,是陷入了史安东尼(AnthonyStanden)所谓的"公因素谬误"中。他说,有一个人每星期一喝威士忌和苏打水而喝醉,星期二喝白兰地和苏打水而喝醉,星期三喝杜松子酒和苏打水而喝醉。什么使他醉酒呢?显然是那公因素苏打水了。


这列火车的最后一站

许多人认为,那些人在被送入精神病院之前,教会乃是这列火车的最后一站。然而,经过仔细的调查,一个真正不正常的人,在宗教生活之外,其它方面的生活也一样显示出不平衡和不实际。实际上,人应该感谢教会,因为她帮助了这些人。另一方面,有些精神不正常的人,其根本原因是灵性上的,这样的人一旦藉着耶稣基督和神发生正确的关系之后,他们立刻可得释放蒙医治。

在某些方面,人对基督徒经验的真实性,具有太强列的偏见,他们甚至为此而拒绝颁发学位。有一个朋友在美国一家最有名的大学读书,他被拒绝颁授社会学博士学位。别人告诉他说:"从你对神的信仰看,相信你是个疯子。"

一些怀疑者认为,一切基督徒的经验,皆可根据条件反射作用而加以解择的。这思想是从闻名的苏联科学家,巴甫洛夫(Pavlov)的实验来的。他将测量器具置于一只狗的口和胃里面,以测定消化液的产生情形。然后给狗食物,同时并按响铃声。这样的反复程序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巴甫洛夫按响铃声,却不给狗食物,而狗仍照样流涎。由此实验指出,经过重复的制约化(conditioning),心智可以被条件化,产生我们所预期的生理反应。拥护这观点的人说,根据这实验,我们能够解释一切政治、社会和宗教上的改变。

这些攻击是严重的、影响深远的,其中有一些还似乎颇有道理。


基督徒的经验真实吗?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在某些环境之下,人类的感情是有被操纵的可能。我们也必须承认,有些布道家有意无意之间,会用死亡的可怕、动作表演,或其它方法,来控制听众的感情。我们的主在撒种的比喻中,暗示警告,布道时不要只激动人的感情。他把那种子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比作那些听了道欢喜领受、而心里却没有根的人,他们只等到为道而遭遇患难,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我们都经验过,有些人对福音似乎有非常好的感应,可是到头来只是落在路旁。往往在他们知道作基督徒必须付出一些代价,而他们又不准备付时,这时候就显出其本相了。他们的感情被激动了,可是他们的意志却还没有完全顺服神。


意志的问题

华德思博士(Dr.OrvilleS.Walters)是一个基督徒精神病学家,他曾指出,意志就像一部用两匹马拉的车子:其一是感情,另一是知识。有些人透过感情较易影响其意志,有些人则是透过知识。可是,不管如何,除非意志真正改变;否则,那就不算为真正的悔改。

对于所有从事福音工作的人,当他们知道可能使别人--无论是成人或儿童--的感情受到支配时,都必须尽可能消除所有造成这些注定失败结果的可能性。但是想要根据心理学解释所有的基督徒经验,那是不合事实的。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可以在这里,也可以在别处应用的一个普通原则,就是描述某事并不等于解释其事。确实,基督徒的经验可用心理学描述,但是心理学不能说明它为什么发生,也不能否定它的真实性。

基督教之为真实,其中一个明证是那些信靠耶稣基督者的真实经验。基督徒对怀疑者提出的挑战是:"你们要尝尝,便知道他是美善。"(诗篇三十四8)你自己在生命的实验室中可以证明耶稣基督是神永活的儿子这个假说。基督徒经验的真实性乃是基督教有效力的证据。


是否条件反射

对于"基督徒经验只是视条件而定的反射"的解释,有哪些反对的意见?第一,如同钟马田博士(Dr.MartynLioyd-Jones)回答沙威廉(WilliamSargant)那本具有影响力的书《心智之战》(BattleofMind)时所说的话,我们必须问,将人和动物比较是合宜的吗?人有理性,并有批判的能力,人有自我分析、自我默想,和自我批判的能力,这一切就使人和动物大不相同。"换句话说,这样的比较,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如战时)才适合,在这些特殊时候,人之异于禽兽的地方已被除尽。由于过分的紧张,人在那时已沦落到动物的水平。"

第二,如果我们只是条件反射的动物,那么,这种条件反射的说法,也应该可以解释那些我们人类引以自豪的举动,如伟大的英雄行为和自我牺牲。这样的举动只不过是在某一时间对某一种刺激的反应而已。根据这种理论,其合理的结论是,人类的行为必然没有道德的责任存在。爱吃糖的小女孩说:"这不是我的错,这是我的'腺'的错。"这就是了。然而,重要的是,这些主张决定论的人,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却采取和别人一样的观点(这两种观点的立论基础不一样)--他们也希望扒手立刻被拘捕。

我们不能基于条件反射来解释基督徒的经验,因为许多在基督化家庭中长大的人,不幸竟没有成为基督徒,而另外一个事实是,有许多根本没有基督教背景的人,却真正信靠基督。虽然成为基督徒的唯一的门是个人的信靠基督,但通抵这个门的路,其数目几乎与进入这门的人数相等。我认识许多人,他们第一次听到福音就成为基督徒。而按照政治洗脑,和巴甫洛夫实验的做法,为了获得预期的效果,必须重复刺激一段时间。

那些已成为基督徒的,其宗教背景应有尽有,有些甚至连一点宗教背景都没有,他们却一致证实藉着个人对耶稣的交托所得到的同一经验。他们生活的改变,就是这个经验的真实性的证据,而这样的经验无法藉着积极的思想而获得。如果积极的思想能够解释一切,那我们就没有问题的存在。可是事实上,本章开头时我们提到的那个法科学生,接着听了一个礼拜的演讲后,他也将他的生命交托给基督了。


自我催眠的牺牲者

但是我们基督徒怎样知道我们不是自我催眠的牺牲者?我们怎样知道我们不是夜间吹口哨散步?这种主观的经验不能证明什么。许多人自称有某种真实的经验,而其所谓的经验却是我们有理由可以怀疑的。我们所确信的必须还有比经验更进一步的根据,不然我们就陷入困难了。

例如,假定有一个人,带着一只蛋走进你的教会。"喂!"他神采飞扬地说:"这只蛋真的给我喜乐、平安、生命的目的、赦罪,和生活的力量。"你将怎样对他说?你不能对他说,他并没有这种经验。个人的经验是不容争辩的,这就是个人见证的力量之一。约翰福音第九章的那个生来瞎眼的人,被人问了很多问题,他都不能回答,可是,他确实知道一件事,他现在能重睹光明了。他的见证是有力量、不容辩驳的。

但是对这个带着蛋的朋友,我们能够问他几个问题;我们基督徒也应该准备好回答别人这些问题。

第一,还有谁从这样的蛋得到同样的经验?我们相信这个朋友很难再举出其他的人了。已故的艾哈利先生(HarryIronside)几年前在布道的时候,一个人起来高声质问:"无神主义者给这世界所作的,比基督教还多。"

"好的,"艾先生说:"明天晚上请你带一百个经过无神主义改变、后来生活变得更好的人来,而我也给你看一百个被基督所改变过的人。"

不用说,这个朋友第二天晚上没有出现。在基督教里,有很多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人,而他们却同样见证藉着耶稣基督所得到的经验。

第二,我们要问这个带着蛋的朋友,在他的内在主观经验之外,有什么客观的事实和他的经验发生关联?他怎么知道他不是自我催眠的牺牲品?当然,他说不出什么来。在基督教里,我们个人主观的经验联系于基督复活的历史客观的事实,如果基督没有从死里复活,我们就不能经验他。正因为他从死里复活,而且今天还活着,所以我们才能实际上认识他。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作者:阿们网书籍收集 来源:基督教网站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基督教阿们网书籍(www.1amen.com) © 200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verved.
  • Email:114736344@qq.com 站长QQ:114736344 吉ICP备05006544号